SAFUFU

只对喜欢的人脾气好。

不想输给你以外的任何一只小恶魔。

突然成为团宠的我!吹爆这个队长!

幸福来的太突然了(ฅ>ω<*ฅ)

家暴现场(其实是秀恩爱现场)

越人不小心杀了子休好几次

玄策不小心杀了守约好几次

我不小心抢了子龙好多个buff(住口!)

然后表白一下媳妇(扔爱心)

给自家小恶魔比个爱心♡

咳咳为梦奇可怜一秒

【铠约】清明


话说我第一次产铠约粮就写刀子真的不会被乱棍打死吗QAQ

但是我发四下次一定写糖!!一定!!








玄策揉着惺忪的睡眼下楼,经过守约房间看见他在收拾东西。玄策愣了一下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墙上的挂历,蓦地想起今天是清明。

守约平时很少出远门,除了今天。

玄策抿了抿唇,开口唤道:“哥。”

守约闻言抬起头,朝他温柔地笑了笑:“醒了?早餐已经做好了,记得趁热吃,还有蔬菜沙拉一定要吃完,不许给我倒了。我要出门一趟,你一个人在家要乖一点。”

玄策知道他这是要去长城,铠就葬在那里。

长城,是一个让他留下许多深刻记忆的地方。

天空飘着小雨,守约打着一把伞,定定地立在一座墓前。沉默了许久,他颤着手抚上石碑上被雨水打湿的名字,轻声道:“阿铠,我来看你了。”

墓碑旁不知何时长出了许多杂草,守约愣愣地看着地面,原来铠已经离开他两年了。

不能回忆的是两年前的那个傍晚。

硝烟过后的战场着实惨烈,尸体几乎将战场的地面堆满。守约在死人堆里没日没夜的翻找了两天,终于找到了铠,抬手将铠脸上的血污擦干净,用了平生最大的力气将已经僵硬的人搂进怀里。守约没有哭,也没有人敢劝他,当年的那场葬礼,入土了一人,却埋葬了两个灵魂。

守约比从前话少了许多,笑的也少了,其他与从前没什么两样,只是待人更加温和耐心,时间一长,大家都以为他走出来了,只有玄策知道,其实每天训练的时候守约握枪的双手都在颤抖,做饭的时候习惯性的多烧了一份肉。

守约时常做噩梦。梦里铠的身影总是若隐若现,他急切地伸出手想要抓住,那人却渐行渐远。守约睁开双眼,脸上一片被泪水濡湿的痕迹,冰冰凉凉的,指尖触碰到了脸上的泪,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瞬间如同潮水般袭来,守约痛苦地蜷缩成一团,将整个脑袋深埋在被子里,极力抑制着哭声呜咽着。

雨小了一些,守约抬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,说道:“阿铠,这些年魔种入侵的数量越来越少了,长城守卫军也换了一批新人。退队之后,木兰姐和高长恭成了婚,有了两个孩子,长的很可爱,我和玄策定居在了长安城里,玄策长大了,懂事了许多,需要我操心的事也少了,苏烈搬到了我们隔壁,成了我们的邻居。虽然大家都退了队,有时候我们还是会经常在一起聚一聚......”

话语蓦然一顿,眼泪毫无预兆的自他脸颊滑落,与地面上的雨水融为一体,握着伞柄的手由于用力过度有些泛白。

印象中铠似乎没跟他说过什么煽情的话,他从来都是以最直接的方式表达。看着守约微红的脸,铠一直绷着的表情总是会松懈下来,轻笑着将守约搂进怀里轻吻他的耳朵。守约闭上双眼,回忆起曾经他们亲昵的模样,夹杂着痛苦的甜蜜,是他此生都难以忘怀的。

雨停了。

守约望着不远处的长城,眼前浮现出铠曾经带着兵在长城周围巡视的模样,他微微弯了弯唇角,像从前那般温柔的唤道:“阿铠,我们回家。”












一看这名字就是要干大事的人🌚

万年野的我今天尝试了一下明世隐

然鹅…………0/3╮( ̄▽ ̄")╭

运气超级好,碰到了本命,全程追着奶

左下小剧场